電視劇《裝臺》原著作者披露創作細節

原標題:高分國產劇《裝臺》火了!原著作者披露創作細節

  最近,電視劇《裝臺》火了。截至目前,它在豆瓣收獲了8.4分的評分,不少網友為之打出5星,認為它是國產劇中的一股清流。

  這部電視劇改編自茅盾文學獎得主、作家陳彥的同名小說。男主角刁順子帶領一群人從事舞臺演出裝臺工作,十分辛苦,但始終盡心盡責,最終大獲成功。

  有評價稱,《裝臺》的故事很接地氣,在瑣碎的生活中寫盡了小人物的酸甜苦辣。

  描寫小人物的生活

  陳彥擅長在作品中刻畫小人物,《裝臺》依然具有這個特點。

  刁順子(劇中為“刁大順”)踏實肯干。他有過三次婚姻,第一個老婆拋棄了他,留下女兒刁菊花,第二個老婆得癌癥去世了,帶過來一個女兒韓梅。

  第三任老婆便是蔡素芬,溫柔漂亮,但卻遭到菊花的百般刁難,心理扭曲的菊花把蔡素芬和大學放假回來的韓梅視為眼中釘,家里爭吵頻頻。

  順子在外面點頭哈腰招攬生意、沒日沒夜的賣苦力賺錢,回家又得面對親人之間似乎毫無休止的爭吵。他只得竭盡全力,趔趔趄趄地推著生活往前走。

  小說的靈感來自陳彥多年前的工作經歷。當時,他任職的陜西省戲曲研究院正在搞“西安天天有秦腔”活動,每晚都有演出,裝臺工人十分辛苦,要連夜搭建舞臺。

  “我在晨跑時,每天能都看到疲憊的裝臺工人滿院臥躺著休息;也能聽到他們聊天,互相開著玩笑,講著家事。”陳彥被其中一些故事深深地打動了,刁順子的原型即由此進行藝術加工后得來。

  光鮮城市的“裝臺人”

  在陳彥的眼中,小說也并不是只想表達“刁順子”們現在的狀態。游走在城市邊緣的刁順子,恰恰代表了身處城鄉二元結構中的一類人。

  因為工作關系,陳彥經常會到全國各地出差,見過不少城市的風景,“每每看到凌空架起的橋梁、筆直寬闊的道路,我總是感嘆,把它們建設起來的人真了不起。”

  “一個城市是一個舞臺,人生也是一個舞臺,那種底層基座式的牢固不可缺少。”陳彥解釋,城市或者社會的高光時刻里有很多普通人的奉獻,這本身就包含著巨大的人生況味。

  他看到過很多在城市打工的農民,如刁順子一般,需要面對生活壓力、家庭關系等種種問題,內心壓力可想而知,卻仍然有著頑強的生命力和韌性。

  “看一看我們居住的城市,漂亮的高樓大廈,城市的美好,其實就是一批又一批的‘裝臺人’搭建起來的。我們應該對他們有一份尊重。”陳彥說,于是,就有了《裝臺》。

  小人物的卑微與堅強

  不過,不管在電視劇還是小說中,裝臺工人刁順子的性格和遭遇無疑是人們討論最多的。他隱忍、吃苦耐勞,但為了生存,也有一些自保性質的狡黠和圓滑。

  小說中有一個很有意思的情節:刁順子一直在照顧著自己的一位小學老師,這位老師孤身一人,臨到去世時,便想把唯一的一處房產贈給刁順子。

  這套房子面積不大,但對在社會底層討生活的刁順子來說,也是一筆可觀的財富。但他內心掙扎了很久,最后還是拒絕了老師的饋贈。

  “刁順子的小學老師像是他的精神導師,一直都告訴他靠辛苦勞動獲取報酬,他始終記得老師的那些話,沒有要那套房都與這有關。”陳彥說。

 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,是刁順子的哥哥刁大軍。刁大軍看上去一輩子都活得很風光,腦子活絡、出手闊綽,可是常年賭博直到一貧如洗,最后反而要靠刁順子送終。

  陳彥認為,比較下來,愿意靠誠實勞動努力為自己爭取在大城市的立足之地,這恰恰是生活中無數個“刁順子”的閃光點。

  刁順子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小人物,有他的不幸、卑微,但一直頑強爭取生存的權利,爭取別人對他由衷的尊重。這些內在的堅強,才是了不起的地方。

  “切入生活”的表演

  本質善良但性格復雜的刁順子,確實成了《裝臺》里的焦點人物。有評價稱,他讓人感受到最真實的生活和人性,也就有了極強的共鳴。

  “我始終覺得小說要注重講故事、塑造人物。不管是小說還是影視劇,藝術的真實要有生活基礎,但也不能照搬生活。”陳彥解釋。

  具體到《裝臺》,他也在追劇。陳彥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劇中刁大順和蔡素芬騎著三輪車走街串巷,演員表演很真實,簡直與他在生活中的所見毫無二致。

  “在電視劇《裝臺》里,編劇、導演對生活場景的展示、演員的表演都入情入理,刻畫精致。我想,這就算是真的切入現實生活了吧。”陳彥稱。(記者 上官云)

論壇熱帖

一尾中特的网站 _百家乐攻略 江苏麻将 盐城 免费版四人单机麻将 捕鱼游戏在线玩 时时彩软件重庆版 福建11选五开奖顺序 微乐捉鸡麻将外挂手机 捕鱼大亨辅助 彩经网广东快乐十分查询结果 河南福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休闲山西麻将作弊器 辽宁体彩十一选五app 八肖期期中免费资料 吉祥棋牌游戏大厅捕鱼 天门晃晃麻将手机版 江苏快三软件